重新认识游戏

——《游戏改变世界》读后记

《游戏改变世界》这本书我前前后后凑着业余时间读了一个月余,读完之后感觉自己对游戏有了更深的理解,并重新审视了自身的游戏经历,倒出来一些体会。

游戏改变世界

突破层层障碍的成果

游戏往往都给玩家设置了种种不必要的障碍,而玩家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就会自愿克服这些障碍以达到最终结果,这便是游戏的定义。这个最终结果未必是成功,但即使失败对于玩家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因此,这就引入了一个叫“心流”的概念。

心流指在游戏中,你要随时发挥出技能的最高水平,并一直游走在濒临失败的边缘。但等你真的失败了,会产生一种重新攀登高峰的冲动。

一旦进入了心流状态,人们就想长久地停留在那里,不管是失败还是获胜,两种结果都同样无法让你心满意足。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玩《超级玛丽》这款游戏,小时候只要一有机会就跟小伙伴拿着小霸王连上电视机疯狂地打,有次甚至打到大拇指起个大水泡好几天手指都弯不了。只是我怎么玩都超不过10关,要知道这只是一个32关的游戏。但这并未消磨掉我对他的热情,反而在每一次耗尽命数时,一个很强烈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刚刚那里其实小心一点,别碰到那朵花就过了,我下一次这里注意点就好。这种屡屡战败收场的经历并未磨灭我对《超级玛丽》后续关卡解锁的期待,甚至觉得死的越早就越想再来一次,这就进入了所谓的心流状态。

而最后让我放下这个游戏的,不是我看透了生死,而是当有一天我研究出破解他的方法,可以让我无限续命,但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破解后,我甚至没有玩到第十关,就没有兴趣继续玩下去了。

当游戏没有了自愿克服重重障碍的钥匙,玩家自然不屑继续玩他。

成功的希望比成功本身更刺激

游戏设计的目的,就是我让我们学习它们,掌握它们,知道最终成功,任何投入努力的玩家都会不自觉地越晚越好。而我们越玩越好,挑战就越小。但游戏的设计,往往不会让你一直站在掌握它这门技术的顶峰,所以你会时刻保持着对它成功的希望。

我记得初中时,疯狂着迷一款叫《跑跑卡丁车》的游戏。玩这款游戏的起因是我从小就是一个超级车迷,报纸上各种汽车图片都会被我剪切下来,认真地粘贴在一个本子里。而有一天,我在浏览网页时意外发现了这款游戏,它是一款实时在线赛车的游戏,于是我带着对汽车了解颇深的骄傲心态入坑了这款游戏。

但开始玩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这印证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我发现我是思想巨人,行动傻子,想着把车完美漂移过弯,却屡屡撞墙被对手赶超,我渴望有着娴熟的卡丁车驾驶技巧,渴望把对手远远甩在后面,于是我花了大量时间来练习操作,直到“段位(貌似是绿手套蓝手套等来区分玩家水平的)”到达比较高级别的时候,我已经可以驾驭大部分在线对战了,直到有一天,我发觉就这么疯玩,也就只能停留在比普通玩家稍高的水平,与普通玩家玩常胜,与高级别玩家玩还是跑不过,于是我又去研究了游戏中各个卡丁车的性能,各个道具的详细作用,同时也形成了自有的一套“性能车”搭配方案。而这一切,唯一的动力就是源源不断的成功的希望,而当最终赢得比赛,虚拟的小人站在领奖台上时,反而没有了在虚拟赛道精准操控时的那种渴望胜利的兴奋。

但达到这个的前提是我已经近乎对这款游戏达到了沉迷状态,以至于家人通过各种手段限制着我用电脑的时间,给电脑设置了层层密码,这也是最终我放下了《跑跑卡丁车》的根本原因,当我面对这这重重障碍时,我渴望突破它,我渴望进入游戏去获取胜利,而最终结果是:我突破了这些障碍,折腾了很多电脑解密技术,数据恢复方法,进入了游戏,这个时候已经算一定意义的成功了,但此时我其实已经进入了另一股心流,游戏变得没那么有趣了,反而电脑折腾起来趣味更大些。

与家人朋友的联系

用游戏来代替真正的互动交流并不完美,但它的确能让我们在太过繁忙、无法保持联系时跟家庭及朋友圈子来往。

以最近最火的游戏《王者荣耀》为例,我也是一个不资深的玩家,通过这款游戏,我和很多平时不怎么联系的老同学联系了起来,偶尔在游戏中互相邀请,一起开黑,开黑完就着局势,讨论下去,就有了话题的开始,这无意中就加强了互相之间的情感联系。

以上周一个例子为例,晚上百无聊赖打开《王者荣耀》,看到一个在线好友,是一个高中的曾经的同桌,只是很久没交流过了彼此都生疏了,下意识点击邀请一起玩,然后玩完后,我们开始交流游戏中的表现,慢慢地延伸到生活中,聊及过去,聊到当下,瞭望未来,甚至还约了时间一起出来吃个饭。

游戏中还表现出来一种更强的社会联系现象称为纳奇斯,指的是我们指导或指点某人成功时,我们产生的骄傲爆棚感。

纳奇斯现象特别表现在玩家在自己掌握的游戏中,给别人指导,提出意见,给予鼓励的同时也能给到自己足够的满足感和体现到自己的价值,这种情绪很可能是一种旨在强化群体生存的进化机制。我们为朋友和家人的成就感到幸福,确保了我们对他人的发展和成就进行个人投资。

更宏大的意义

书中用《光环3》这款游戏,以玩家截至2009年4月杀死了游戏中100亿个虚拟敌人,越等于地球上总人口的1.5倍为例来引出越来越多玩家不再只为了自己而投身游戏。他们投身游戏,时为了彼此,为了感受投身宏大事业而带来的快感的道理。

很多年前决定走写代码道路时已经是不知不觉进入了程序艺术家这个行列,其实码农只是一个程序猿的自嘲,也许没有一个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程序猿真的认为自己是一个码农。而写代码,在我看来,就如同一场艰难的脑力较量游戏,这个游戏的产出,是一个你看得着摸得到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我至今依旧记得当年与同学合作,想做一个受益全校师生的软件出来,然后规划,设计,编码,甚至可以通宵为了把一个功能做出来不间断写代码。整个过程下来,如同过了一层层关卡一样刺激。而这些动力,单对写代码的兴趣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个宏伟的意义,就如同你想着,这个东西做出来,全校学生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它快速解决,这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

中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泰姬陵等这些人为建造出来的宏伟环境,它既让人类感到谦卑,又赋予人类力量。他既让我们感到个体的渺小,又让我们觉得只要团结一心就能完成宏伟的事业。

实时反馈

瞬时的积极反馈让玩家更为努力,更成功地完成艰巨的挑战。

这在我看来也是从事教育行业者应当思考的问题,如何做到积极的实时反馈,让学生不至于失去动力,让学生对学习这件事情的粘度更高?

书中提到的《Nike+》也曾是我用过好一段时间的跑步软件,它的实时反馈系统确实很出色,在跑步过程中不仅可以通过精准的GPS信号来算出你当前的跑步速度,还可以根据你的跑步速度给你播放不一样曲风的音乐,同时在你慢下来的时候,给你点语音提示,打点鸡血,快起来的时候,给你点鼓励,你会觉得自己能跑的更快。同时它具备了社交属性,如果在美国本土,估计软件内的好友能互相鼓励,但在中国,这款软件的社交属性弱了很多,但它仍然具备,在跑步后它可以绘制出精确的跑步地图,速度分布图等等信息,而这种统计方式后来也纷纷被各大后来之秀纷纷模仿。《Nike+》的挑战项目把跑步爱好者的个人目标放到了更大的社会背景中,让每一次慢跑都变得更有意义了。

我们因渴望完成完美的跑步数据,而从事这项不断挑战自己的项目,中间的动力来源是不断给我的积极反馈。以此类推,如果当学生渴望完成优秀的学业,而不断挑战自己往更深入的方向学习,中间有教育工作者制定的合适的实时反馈方案,所以就有了《学习的远征》这个针对学生的平行实境游戏。

同样的事情,已经在音乐软件领域发生了,那就是《网易云音乐》,它绝对是目前市面上用户粘性最高的音乐软件,“玩家”通过对自己喜欢的音乐进行评论,表明自己的看法,获取共鸣玩家的点赞,回复,这就已经是一种积极的实时反馈。

游戏的实时反馈也能通过虚拟世界,让玩家重返现实,这也是游戏的正能量所在,不仅是书中所提到的《四方》这种简单的地主签到游戏,还是前段时间火遍全球的《Pokemon GO》,这一类游戏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更好的进行社会化生活,它们并不会因为你已经在做的事情奖励你,他会因为你做了新鲜的事情、变得更长袖善舞而奖励你。

《Pokemon GO》并不会因为你收集到无数精灵而奖励你,他不是要取代你所去的地方,所见的风景,相反,他是让你注意到你周围环境,他让你走出家门,感受大自然。

游戏玩家都是幸福的

《幸福的方法》一书末尾提到:“通往不幸有一个最简单的步骤:什么都不做。”

会玩游戏的人,多数是幸福的人,书中提到一个游戏叫《墓碑德州扑克》,因为在美国,墓碑大多是有各种形状的,所以就有了《墓碑德州扑克》的规则:墓碑的顶端只有四种形状。间的等于黑桃,雕像等于梅花,圆的等于红心,方的等于方块,这是判断花色的办法。另外,还要记下墓碑死亡年份最后一位数,这是牌的分值……

规则不多说,毕竟我至今也没搞清楚德州扑克的玩法,但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在墓碑这么严肃的地方,你能嬉皮笑脸玩起游戏来,这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另外,你为了玩这个游戏,很多时候你要清扫一下那些落叶或尘土,当你为了看清碑文,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不只是在墓地玩耍,也是在给予照料。

同样,在面临死亡时,可以迫使我们转变心态,有助于我们珍惜现状,把注意力集中到对我们最重要的内在目标上,这能给我们更享受生活的力量。

而这些把生活中各种场景过程游戏的人,不加掩饰地做好事,也能变成顽皮的娱乐的人,这种人何尝不是幸福的人。

游戏化的众包推动了世界的发展

人们体现自己价值的一个很重要的点是感觉自己“很有用”。

这也是为什么维基百科、知乎这些集群体的智慧能不断发展的根本原因,他们就像所有引人入胜的游戏一样,有一个宏大的建筑环境,它邀请参与者花大量时间对其进行探索、采取行动。

人们在知乎上答题,分享自身丰富的经历,相当于游戏中的“做任务”,当有人邀请你答题时,你就相当与接受了任务,而当你把任务完成得出色时,你的任务就会得到很多人的点赞,评论,就会在下面产生思想的碰撞,从而引申出更有价值的思想交流。它也有一套知乎“玩家“在做出贡献的过程中感觉进步的个人反馈系统,”玩家“通过好的回答,收获数量多的点赞,答案就会靠前,被更多别的”玩家“所看到,然后就会收获更多的粉丝,这是一种提升自我成就感以及社会价值感的积极反馈,也就是这种积极的思想碰撞,一定程度上推动”玩家“自身知识水平的提升和世界的发展。

再以最近的一个现象为例,最近朋友圈传的很火的一个《魅力中国城》的评选活动,因为它涉及到我的家乡,所以我也关注了一段时间。虽然我一开始就看透了某旅游赞助商才是背后最大的受益者,而且还担忧这个投票收集了大量个人信息。但不得不佩服,这个活动充分利用了游戏化的理念,达到了爆炸性传播的效果,你很难想像,到处都是奔走相告,在为自己家乡投票的人,即使远在他乡的游子,看着能为自己家乡出一份力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自然就进去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不争朝夕,寄望百年

长远的眼光,意味着在远远大于日常生活规模的层面上工作。要微妙,试探性地参与,朝着正确的方向不断前进。

书中提到的《孢子》这款游戏让我印象深刻,在《孢子》中,玩家控制一中独特物种完成5个演化阶段:
第一阶段:单细胞起源
第二阶段:社会化陆栖生物
第三阶段:部落
第四阶段:技术复杂成熟的文明
第五阶段:展开星际空间的探索。

每个阶段都可以进入宏观视角,让玩家对整个复杂的系统进行控制。玩家可以操控细胞的DNA提高其生物只能;可以在部落中组织劳动分工,发展全球经济;可以通过贸易、军事行动或精神宣传获取国家利益;可以到其他星球殖民,并将其他星球变成自己的宜居生态系统。

这些阶段,玩家都可以在自己喜欢的任意阶段多花时间,试点不同的策略,改善物种、改造环境。而当玩家完成了5个阶段后,游戏就是回归现实世界,它会告诉玩家:你玩这款游戏,就是要为了成为更好的造物主,成为地球生命的守护神。

依靠着这款游戏的引导,让我们对未来保持着集体关注,提出全球化视角的挑战,可以打破短期孤立思维的认知链。

文章作者: Kevin Wu
文章链接: https://kevinwu.cn/p/c2786ae2/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自 KevinWu的博客
支付宝打赏